王强丨关于智能网联对于未来汽车产业和出行的变革

飞驰镁物 2018-01-21

2018年1月21日,飞驰镁物创始人兼CEO王强先生在钓鱼台国宾馆召开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18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。以下文字为演讲内容。


WechatIMG103.jpeg


昨天在大会上最后的总结演讲,陈清泰理事长提到了汽车行业面临了一场革命,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个百年的传统产业链,也将迎来这么一场重大的变革。在这个变革里面,影响和加速这个变革到来的,来自于五个方面,分别是新能源电动化,除此之外就是轻量化材料的普及和应用,还有是车联网的迅速发展,包括整个出行方式的转变,新一代的消费者,尤其像90后的消费者,跟传统70后,80后不太一样,对于拥有自驾车的兴趣逐渐在降低,也不是说不买私家车了,只是说这个趋势在朝着削弱的方向在转变。最后是无人驾驶的兴起,这几个方面加速了未来汽车产业的变革。


这是我从美国的报告里摘录的,他们把整个汽车产业,不是聚焦在一个产业,而是把相关所有产业画出了一张整个的地图,包括汽车产业给其他行业带来的收益和经济收入的形式。汽车产业不是孤立存在的,在传统的行业里面,就已经跟周边方方面面不同的产业发生着关系,现在随着整个汽车行业的发展,这个关系还将越来越复杂,而且相关的涉足到这个领域的企业和行业会越来越多。


这是这一年来在汽车行业谈论最多的,就是整个智能汽车,或者是自动驾驶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,大家怎么去看待这件事情。来源于传统的汽车行业,包括新的进入者,他们有截然不同的观点,往极端去靠,一个是传统的汽车行业,我们都在谈汽车行业要进行转型,进行变革,但是这个变革不是跳跃式的,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那样了,这绝对是不可能的。我们通常把它称为渐进式变革,我们认为对于传统的汽车行业,真正可行的方式就是渐进式的变革。还有一类是以互联网IT巨头为主导的,像谷歌,他们强调颠覆性的,就像苹果、安卓去颠覆诺基亚那样,所以看到了蜂拥而至的互联网造车企业。其实我们认为这两种方式并不是完全对立,我们分析一下个人出行在未来发展的一个走势,就不难发现,虽然这两波不同的参与者,他们自己的理想是这样的,希望最终是达到这样一个效果,其实这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。在漫长的过程中,消费者的选择是多样的,上面给大家列的4种,至少是在20年之内,真正的消费者会选择4种不同的出行方式。一种是购买私家车,只是这个车的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;第二是完全使用共享汽车;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应用,无人驾驶的技术也会用在公共的交通工具上;最后就是全自动的无人驾驶汽车的普及;这四个不同的情况,我们认为会同时并存,不会跳跃式的,不是其中某一个会变成主流,这是一个现实的情况。


站在消费者的角度,从出行成本的角度看,刚才提到的4种,对于个人出行成本的实际表现其实是不太一样的,从成本来讲,还是拥有车最高,随着共享化程度的提升,包括自动驾驶的深入,成本肯定越来越低。这样的一个情况,也不意味着这个行业就会是跳跃式的发展。


百人会.jpg


刚才提到汽车产业和未来的出行服务也会高度融合在一起,整个产业融合以后,全新的智能网联的汽车产业链的价值链体系就会变成这样,这个方块比刚才多了很多,这在传统的汽车时代,很多参与者还没有进来,尤其是互联网企业,还有是电信企业,很多嘉宾也在谈自己的企业,尤其是之前在电信领域的涉猎。还有是信息技术,IT企业,广泛的IT公司也都进入了智能驾驶和智能汽车的领域,这是整个汽车产业的价值链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在这个变化里,我们作为一个初创公司要有针对性,我们不是巨无霸的巨头,一定要看准自己针对的客户群体,或者是我们的客户到底是谁。我们选择的还是传统的汽车企业,在这里面他们面临着这么一个改变的大潮,他们需要做的事情,就像陈清泰理事长总结的,需要转型。因此,我们判断对于在这个大潮里面,传统的主机厂他们的转型重点,就是数字化,还有共享出行的尝试,这是传统汽车领域的两个最大的痛点,也是急需进行尝试的领域。


今天的主题是智能汽车,坦率的讲,汽车的数字化还处于非常低的程度,在这个非常低的前提下去谈很多事情,还是比较虚无缥渺的阶段,因此数字化是整个智能汽车实现的前提,我们更多的要帮助车厂去进行数字化和共享出行的转型。在转型过程中,不是我们臆想的,传统汽车有固定的产业价值链,我们不用去颠覆它,只是对号入座,把符合的角色放到体系里面,就可以通过我们的能力帮助车厂去做相应的转型。大家看这张图,这是现阶段的,智能网联时代,前装市场的一个主机厂相关联的汽车产业的价值链体系,还是分为A、B、C不同的角色,包括零部件供应商、主机厂、互联网科技公司。我们能做什么呢?我们在不同的领域,分别有自己的一些能力可以提供。对于零部件供应商,我们提供三个部分,一个是人机交互界面,车载信息娱乐系统,还有基于云端的服务平台,都是一些偏软件的东西,它就是汽车的标准零部件,这个概念可能之前没有。


之前都是传统的硬件物理零部件,发动机,变速箱,现在不一样了,到了智能网联时代,之前欠缺的东西一定要补上,这才是真正实现转型的产品。对于主机厂来讲,我们会帮他们定制智能网联汽车功能和服务,汽车这个产品跟我们现在用的智能手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从诞生那天,汽车这个产品就是追求高度差异化的产品。到今天为止,有多少汽车品牌?再小众的品牌都有消费者去购买,这就说明消费者有多样选择的诉求,才可能去产生这么多的汽车品牌。因此,我们认为不同的汽车品牌在实现数字化,尤其智能化的时候,会有一定的差异化,来提高自己的竞争门槛,这部分的东西我们不认为会是通用的,或者是标准化的东西,需要根据不同厂商的产品具体的特点,去进行相关的定制,这就是第二部分。


第三部分,基于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技术,完全可以应用到共享汽车领域。从某一个视角觉得共享汽车跟智能网联没有什么关系,其实共享汽车仅仅是应用场景,应用模式的变化,基础的支撑技术和产品就是智能网联相关的技术和产品。所以说在C的部分,我们也在帮助主机厂去尝试智能的出行服务,尤其是涉及到共享出行的内容,我们也在帮助传统的主机厂进行相关的尝试。


这是智能网联技术的相关发展趋势,这些都是后来新的涌入的新技术,这些技术都会应用在汽车里面,去推动整个汽车的发展。


对于整个共享出行,我们认为它跟汽车的智能化,或者智能汽车,不是割裂的,在现在市场上做的共享出行更多的是一种模式的尝试,我并不认为用一个传统的汽车去做共享就是共享汽车了。未来共享汽车跟智能汽车是高度融合的关系,实现汽车共享化和个性化。


最后,整个发展趋势会体现三种不同的结果。这三种结果最终用服务的形式对智能网联里面产生数据的理解,这是我们认为未来跟出行高度融合以后的最终的三个状态。


给大家介绍一下飞驰镁物,我们是今天这场峰会唯一的初创公司,当前传统主机厂面临的挑战就是数字化和工薪出行的转型,我们把自己定义成汽车数字化和出行服务的提供商,帮助主机厂实现转型。公司涉及到端到端的产品,硬件,软件,到运营服务,我们提供四个不同维度的业务,帮助主机厂去进行相关的配套服务。公司成立到现在才2年半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合作了大概20个汽车品牌,一直到2020年的166个车型,对它们进行全面的服务。


这是我们整个飞驰镁物的核心团队,这是跨界的组合。刚才提到的汽车的参与方,从IT公司,到传统主机厂,再到互联网公司,高度融合的团队,去做这么一个事情,我们是具备车企基因的科技公司,更能够理解整个传统汽车行业需要什么来进行转型,这是我们公司最大的特点。


这是我们提供的产品,红色部分是我们的软件产品,从汽车的云控平台到整个汽车远程升级,就是现在的OTA,这些都是基于云端的软件平台。下面是我们提供的前装的智能的网联终端,就是CTU的产品,包括我们有四大系列,低速电动车,CE200,还有新能源汽车用的CE300,还提供多媒体服务的CE400,我们是全方位的支持,这就是我们帮助主机厂去提供的相关技术和产品。对于我们来讲,智能汽车发展的大浪潮,给了我们初创企业非常好的机会,一定把握住这么好的市场机会,真正能够做到务实落地,脚踏实地的去做一些靠谱的产品,从我们的角度来帮助整个行业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。


谢谢大家!